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分 卷 1135.高手殆盡
    覆蓋在城頭上空的大宋熱氣球上將士們帶著滿腔憤慨,向著城頭扔下了轟天雷。

    數百顆黑黝黝的轟天雷在幾瞬之后,齊齊在城頭上炸響。

    炮聲遮蓋住其余任何聲音。

    那原本場面頗為混亂的城墻瞬間被煙塵覆蓋。

    誰也不知道會有多少大宋將士陣亡在其中。

    只可以想象,待這些煙塵消散,那段城墻必定是滿目瘡痍。

    破軍副宮主所在甕城同樣被轟天雷覆蓋。

    在這剎那,他根本就來不及去呼喊那些隨他而來的高手。只匆匆向著城下掠去。

    縱是登臨偽極境修為,他也同樣是擋不住神龍銃和轟天雷的威力。特別是轟天雷,誰也扛不住其爆炸的威力。

    若是傻乎乎繼續站在甕城內,莫說他偽極境,便是極境,也很可能飲恨。

    而其余諸新宋高手自也是各有應對。

    他們在看到轟天雷落下的那個瞬間就已經齊齊色變。

    有人掠向城內。

    有人掠向城外。

    有人以絕強修為登空而起。

    但唯獨沒有人敢繼續站在城墻壕溝之內。

    這些轟天雷太過密集,縱是以他們的速度,也很難瞬間在城頭上找到安全的落足點。

    只是,不管是掠向城內、城外,亦或是騰空而起,無疑也都是有兇險的。

    他們周遭不再有大宋將士能夠形成掩護,眾人悉數暴露在其余并沒有被炮火覆蓋的大宋將士眼中。

    霎時間槍聲如雨。

    甚至還有許多箭矢齊齊向著這剩余的九個新宋高手射去。

    登臨空中的那個新宋高手很快為自己的選擇而后悔。

    他這種舉動可謂是愚蠢至極了。

    雖騰空十余米,避開轟天雷的轟炸,卻將自己暴露在宋軍眼前不說,還不便落足。

    真武境可沒有如極境那般長時間立于虛空的本事。

    醒悟過來后,他忙在空中扭轉身形,想要向著城內射去。渾身內氣爆涌。

    只隨即剎那,他的身影便頓在空中。

    有子彈穿透他的護體罡氣,在他身上打出血洞。

    然后,這新宋高手的身軀便在空中如篩糠般抖動著。

    城頭未被炮轟的甕城和壕溝內,有許多離著他不過數十米遠的大宋將士此時都抬著頭。神龍銃都指著上空。

    數十顆子彈先后射入到他的身體內。

    這新宋高手尸體無力往下墜落。

    九人再折一人。

    從破軍副宮主率領十五高手到重慶府,到現在,他們也是被射殺五位之多,還有三個中彈離開城去。

    其中屁股中彈那個,縱是未死,也幾同被廢。以后很難再現真武境實力。

    這種折損,不可謂不大了。

    縱觀數國大戰,不管是哪場戰役,都還未出現過這么多真武境強者陣亡的情況。

    新宋高手在大宋禁軍火器面前也受到血淋淋的教訓。

    而他們的折損,并未就此結束。

    還有個往內城躥去的高手也被城頭將士集火,射殺當場。

    這個高手,甚至擁有著真武境中期的修為。

    若是在人群中,大宋將士想要以神龍銃射中他絕對是極為艱難的事情。但躥下城頭,卻造成他的死局。

    新宋高手僅剩七人。

    往城外的數個高手倒是都得以安全落到地面上。

    畢竟他們的速度極快,在這短短瞬間之內,大宋軍中除去那些槍法奇準的神槍手,大多數人甚至都來不及作出反應。

    而縱是神槍手,要打中他們,也需得帶著極大的運氣成分。

    不過,安全落地,卻也不代表著他們就能安全離開。

    在轟天雷落下的那個瞬間,城頭的大宋將士們早就紅了眼睛。

    根本無需再讓將領吩咐,早有士卒自發將轟天雷向著城外拋去。

    這讓得城外也是爆開朵朵煙塵。

    有個新宋高手剛剛落地,還來不及作出任何的舉動,就有轟天雷同時落在他的旁側。

    轟隆炸響過后,他雖然還站立著,但渾身衣衫卻已是破爛不堪。

    血液順著他的傷口流淌出來,斑駁不堪。

    他回首望重慶城頭,眼神復雜。

    再回望正殺向城來的瀘州大軍,眼神終是定格。然后無力摔倒。

    他大概是有些不甘的。

    雖死,卻并沒有能看到大軍攻破重慶府的盛況。

    新宋高手僅于六人。

    他們這些人可謂是死得有些不值的。宋軍的神龍銃,讓得他們這些高手的用武之地再不如從前。

    隨著神龍銃在大宋軍中的漸漸普及,這世間大概已是很難再現如當初趙洞庭在福建閩清率著六大真武橫擋數萬元軍的盛況。

    起碼,這在大宋軍中是不可能的事情。

    試想若是當初元真子、元淳子等人隨趙洞庭面對的是擁有神龍銃的元軍,他們也不可能在城門口和元軍相持那么長時間。

    原本能面對數千上萬尋常士卒的真武境高手,怕也就能同時面對不過數百神龍銃手而已。而且隨時會有陣亡兇險。

    破軍副宮主帶來的這些人便是例子。

    想來此回縱是能夠拿得下重慶府,段麒麟以后也再不會讓這些真武境高手前去和大宋禁軍硬拼。

    沒有哪個國家的武力機構能夠經受得住這樣的消耗。

    煙塵稍微消散時,那被炮火覆蓋的城頭上,已然再看不到多少還立著的身影。

    大宋將士在炮火中陣亡的更是不計其數。

    那幾段城墻幾乎成為死地。

    為迫離這些新宋高手,他們同樣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誰都沒有賺到便宜。

    苗右里嘶聲力竭,“殺!全力擋住瀘州軍!”

    他旁側令旗兵用力揮動著大纛。

    又有令箭升空。

    這刻,天傷軍將士誰也不會再去顧及那些新宋高手。因為,瀘州大軍也已經掩殺到城下。

    擲彈筒錯過最佳的炮轟時機。

    但城頭上擲彈筒和沖天炮都仍在持續開炮。

    空中有新宋的熱氣球被炸成碎片。

    團團火光在空中爆裂開來。

    大宋軍中熱氣球并沒有向著前面迎去,只是稍微向南,出城頭,便往下不斷拋擲著轟天雷。

    城下被炮火覆蓋。

    瀘州軍中出現陣亡。

    但他們終究還是有很多將士得以沖到那淪為死地的幾段城墻外。

    轟天雷響。

    這數段城墻腳下都很快被轟炸出大洞來。

    有瀘州軍順著大洞沖殺進城。

    城內,有龐文波的重慶府守備軍。

    只卻再沒有多少神龍銃手。

    他軍中絕大多數神龍銃手都在城頭甕城之內。

    可見有圓溜溜的轟天雷在空中劃出拋物線。

    兩軍將士皆以轟天雷應敵。

    雙方互有折損。

    然后,兩軍終是有將士貼近廝殺起來。

    破軍副宮主等人當然不能說沒有建功,若是沒有他們,瀘州軍休想如此輕易的破開城墻。

    只他們取得的成效無疑又遠遠沒有達到秦寒的期盼。

    大宋禁軍并未大亂。

    他的瀘州軍雖破城,但無時無刻都仍不在付出著傷亡。

    而城內、城外,那些剩余的新宋高手又是再度沖殺起來。

    在城內的破軍副宮主等人又殺到大宋將士群中,劍芒爆涌,劍意升騰,如入無人之境。

    他們始終是個極大威脅。

    特別是登臨偽極境的破軍副宮主,他斬殺大宋將士的速度快到讓人咂舌。

    在他落下的那處,原本有數百大宋將士。但只在短短數分鐘內,卻是被他給殺個精光。

    那處墻角,再無立著的大宋將士。

    到這個時候,重慶府內陣亡的大宋將士已是無法預估。

    而其余那幾個新宋高手,也同樣都個個殺得渾身是血。只這,都是大宋將士的鮮血。

    他們的衣服都看不出原來的顏色。

    城外的新宋高手再沒有人敢輕易掠上城墻,只是順著城墻破口也殺到城內。

    城內墻下不過數千重慶府守備軍將士,形勢眼見著危急起來。

    然而城上甕城之內的重慶府守備軍將士看到袍澤們岌岌可危,卻是始終沒敢下城援助。

    他們能做的的僅僅是在甕城之內以神龍銃和轟天雷進行火力支援。

    這不僅僅是因為軍長龐文波沒有下命令,更是因為他們都明白,此時留在甕城比下城頭更為重要。

    甕城不可失。

    失甕城,城下那些個新宋高手將能肆無忌憚地直掠上城頭。而到時候,城頭便也會大亂。

    結局將會無法預料。

    眼瞧著越來越多的瀘州軍涌進城內,城下重慶府守備軍將士們抵擋愈發艱難。

    縱有先進的甲胄和兵刃,他們終究只有這些人。

    莫說是此時面對著不計其數的瀘州軍,便僅僅是那些個新宋高手,就已然能夠對他們造成巨大壓力。

    但沒有誰向后撤退哪怕半步。

    喊殺聲不歇。

    重慶府守備軍將士們用自己的行動捍衛了自己的尊嚴,也捍衛了大宋的尊嚴。

    縱戰死沙場,也絕不臨陣而逃。

    空中,兩軍熱氣球也終是對射起來。

    火箭在空中飛竄。

    這些綁著燃油的火箭只落到熱氣球上,便會粘在上面,然后以極快的速度將其球囊焚燒起來。

    雙方皆有熱氣球向著下面墜落。

    面對大宋軍卒的拼死抵擋,瀘州軍的折損也不在少數。

    秦寒中軍始終未動。

    他臉色平淡如水,但并不難發現他眼中也是有著凝重之色。

    按眼下的局勢來看,單憑他率領過來的前軍想要攻陷重慶府只能說希望縹緲。

    才廝殺到現在,瀘州軍的陣亡怕是就已經達到他心中原本的預估了。

    但事情既然都已經到得這步,他自然不可能再率軍撤退。若退,便等于之前的折損將全部沒有任何意義。

    日頭漸漸升起。

    廝殺持續到約莫兩刻鐘時間。

    城下的重慶府守備軍將士已然是越來越少。

    粗略估算,大概只余不到兩千人。

    且這兩千人便好似是驚濤駭浪中的扁舟,隨時都可能有覆滅的兇險。

    甕城內龐文波實在不忍城下將士再這般繼續折損下去,終是下令,“讓城下將士們都撤上城來。”

    只能暫且先放棄城下了。

    雖如此瀘州軍能夠長驅直入到重慶城內。但想必,瀘州軍并不會這么做。

    秦寒率來的千軍共計也不過萬余人,他們想要拿下城墻都頗為艱難,不可能再分兵去往城內。

    因為縱是拿下府衙,那也并沒有什么意義。

    重慶府內的大宋將士,此時可是多數都匯聚在這西城墻處。唯有覆滅他們,瀘州軍才能夠真正拿下整個重慶。

    令旗兵搖動令旗。

    有傳令兵對著城下大喝:“撤守城頭!撤守城頭!”

    這喊聲,自是傳到城下將士們的耳朵里。

    有將士順著階梯往上奔跑。

    只在這個途中,卻仍舊時刻有人陣亡著。

    他們有的是死在破軍副宮主等人手中,有的,則是被轟天雷炸死,也有的死在瀘州軍刀槍之下。

    不過在城頭大宋將士的火力掩護之下,最終還是有半數人得以回到城頭上。

    追擊的瀘州軍多數被神龍銃射殺。

    城下遍布兩軍將士遺體,顯得甚是凄涼。

    瀘州軍向著城頭發起沖擊。

    破軍副宮主等人這刻也是再度殺向城頭。

    只城頭槍聲密集。

    在他們掠向城頭的時候,又有個真武境高手被神龍銃打中,無力往地面上墜落下去。

    新宋真武境高手僅于五人。

    城外。

    秦寒中軍中同樣不平靜。

    有立馬在他旁側的將領看到軍中將士付出這么大的傷亡,早就不忍,此時問秦寒道:“王爺,咱們是不是暫且將他們撤下來?”

    軍中已想過三通鼓。再殺下去,那只能說是消耗戰。

    秦寒卻是搖頭,冷聲道:“宋軍不好對付,決不能給他們喘息的機會。此時若是撤下來,要想再殺進去又得付出極大代價。”

    “可!”

    這將領頗為急切道:“可繼續這般攻下去,咱們的將士還能活下來幾人?”

    秦寒只道:“只要能堅持到后軍趕到,重慶府必破!應該知道,重慶府對于咱們新宋的重要性。”

    然后,他便不再多言。只揮揮手,將這將領的話全部堵在腹中。

    這將領重重嘆氣,只得閉口不言。

    又過些時候,城下瀘州軍陣亡也得有數千之眾。

    他們剩余的將士,甚至還遠遠不如城頭上的大宋軍卒那般多。

    但是城外始終不曾有鳴金聲響,他們也只得繼續往城頭上沖殺。

    當然,他們的這種勇氣更多來自于破軍副宮主那些高手。

    破軍副宮主帶著數人混亂的人群中終是得以再度沖殺到城頭上。

    他們意境所攝之處,大宋將士個個面露恍惚。

    五人破開城頭防御。

    在他們的意境影響下,有不少瀘州軍得以鉆到空檔,沖殺到城頭上。

    城頭逐漸混亂起來。

    兩軍廝殺不休。

    破軍副宮主等人在其中自然極為打眼。

    但那么多人紛亂廝殺,大宋軍中的神龍銃手們想要射殺他們,自是希望渺茫。

    龐文波的重慶府守備軍仍舊鎮守于甕城之內。

    這等于將連綿近十里的重慶府城墻分為了十余段。

    瀘州軍想要攻破城墻,必須得一段一段的破開。

    當然,只要拿下這西城墻,那便和拿下整個重慶府也沒有什么區別了。

    重慶府內再無多少大宋將士。

    破軍副宮主幾人成為尖刀。

    槍聲、炮聲、哭喊、喊聲,聲聲震徹人心。

    陽光漸漸熾熱。

    幾近正午。

    廝殺都仍未結束。

    瀘州軍所剩怕是不到三千人,卻還在城頭上廝殺。

    破軍副宮主等人更是始終沒有下城。

    城墻內側甕城被瀘州軍拔除四個之多。

    大宋將士雖仍然余有近萬之眾,但卻也不能輕易滅掉這些瀘州軍。

    空中雙方的熱情球早沒有再往下扔雷。

    他們能扔的轟天雷都已經扔光了。

    破軍副宮主等人可以說在此役中居功至偉。

    若非是有他們破局,瀘州軍根本不可能堅持到現在。甚至,連殺上城頭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苗右里和龐文波不得不針對這些新宋高手作出對策。

    雖數個高手,但已然能影響到整個勝負。

    天傷軍中特種團破軍,以及龐文波重慶府守備軍中的偵查團將士不再死守,向著破軍副宮主等人發起沖擊。

    只他們殺到現在,軍中建制自也早就不再健全。

    哪怕是破軍團,也僅僅只剩余數百將士。

    他們個個都持著神龍銃。

    在城頭上,他們也能算得上是所向披靡。所過之處,瀘州軍將士盡是死于他們手中。

    最終,得以和新宋高手遭遇。

    團長巴成安出聲大喝:“殺!”

    有破軍團將士不計性命向著那新宋高手掩殺過去。

    而后,在沖入到意境范圍內的瞬間便被意境所攝。

    后面的將士都向著那新宋高手開槍射擊。

    只那新宋高手并非木偶,他在城頭上左右躥動,身形實在難以捉摸。

    太亂了。

    城頭太亂了。

    在這樣紛亂的局勢下,縱是集火戰術也難以見到以往的功效。

    最終,在破軍團和偵查團都付出不小代價的情況下,都只硬生生拼死兩個新宋高手。

    當然這種戰績已經是頗為傲人的了。

    畢竟破軍副宮主帶著十余位真武境高手前來,現在加上他自己也僅于三人。

    單這重慶府內陣亡的真武境高手,怕就已經占據段麒麟手下剩余高手的大多數了。

    破軍學宮底蘊再為深厚,想來宮中也不可能還有多少高手。

    這應該同樣出乎段麒麟的意料。

    興許,他若是早知道會打成這樣,甚至都不會讓秦寒不計代價拿下重慶府都說不定。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辽宁快乐12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