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 > 正文卷 第十七章 銀影
    那位中年修士應該是急著用,所以花費了二十七枚靈石。

    要知道,

    普通的成年的赤練妖蟒,一般在坊市里面的價格不過二十三二十四左右,二十五靈石已是略微的高價。

    二十七靈石,那就真的只是剛好碰到急需的人才能愿意花錢購買。

    不過,

    對方有沒有什么急事,和張清元都沒有什么的關系。

    此刻,

    懷揣著四十二塊靈石,

    這前所未有的財富,

    讓張清元腦袋幾乎都是略微眩暈了起來。

    那種感覺,

    就像前世每個月四千五千工資熬日子,突然間有一天買彩票中了一等獎,口袋里面多了上百萬的巨款一樣。

    手握巨款,

    張清元的心思也隨之活絡起來。

    四十多塊靈石,就算全部用作自身修煉,

    一時半會也用不完,對于實力的增長在短時間之內有限。

    往后,

    想要獲取修煉資源,肯定是接取外出獵殺妖獸的任務。

    經歷過這次一夜暴富,

    張清元也對那些種田之類收益極地的任務沒有半點的想法,一年時間的辛苦還收益還比不上這一次的幾十分之一。

    雖然這次有僥幸的因素在,但收益之間的對比也能夠說明問題。

    那些外出經常廝殺的外門弟子修為進境迅速,

    不是沒有道理的。

    只是,

    戰斗廝殺,

    終究會有危險,

    比如赤練妖蟒這次,

    想要活得更好,

    一些護道手段自然不能少。

    “法器,武技,術法,秘術......不管是什么,對戰斗力的增強都比將所有的靈石用來修煉增長來的快......”

    “武技術法之類的,可以用宗門兌換點向宗門兌換,比外面購買也便宜。”

    “所以,現在有靈石,最好是在坊市里面購買一件修真法器!”

    之前擊殺赤練妖蟒的時候,

    隨身攜帶的宗門配發的制式長劍直接斷裂腐蝕,

    這也讓了張清元想要購買一柄好一些的法器的念頭。

    于是,

    繞過幾個街道。

    張清元一路直行,來到位于坊市中心的一座閣樓,

    上面高掛著百寶閣三個字的牌匾。

    是一個修真界有名的商會。

    各種修真之類的東西比較齊備。

    以前張清元經過這附近的時候,從未進來過,只能從外面投來羨慕的目光。

    無他,

    那時候的他手上連一枚靈石都沒有。

    囊中羞澀。

    懷著忐忑的心情,

    進入百寶閣。

    人并不多,

    稀稀落落的只有幾個,

    不過這也是常態,

    這種修真店鋪,在這坊市里面已經是高檔,專門用靈石進行交易,屬于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典型例子。

    看到張清元進來,

    當即有一老者笑瞇瞇地迎上來:

    “歡迎這位小道友,不知道友可是有何需求?”

    張清元微微平復心情,

    行了一個禮:

    “老前輩有禮,晚輩此次前來是為了購買一件法器,價格最好在四十枚靈石以下,初次來到貴閣,不知深淺,還請老前輩指點。”

    百寶閣在云水宗外門矗立多年,聲譽在外門弟子當中一直極好。

    是以張清元倒也不怕將自己的底子全交了。

    反正自己對這方面了解也不多,不懂裝懂買到不合適的法器不說,浪費了這珍貴的靈石卻沒有半點提升才是大麻煩。

    倒還不如大大方方說出來,讓對方給個參考。

    “唔,四十枚靈石以下的話,買不了太好的防御性法器。老夫觀小友靈元中正平和,延綿醇厚,修煉的應該是云水宗最為普適的功法之一云水訣,正好這段時間閣內進了一些法器,其中有一樣攻擊性法器與這水元決相合性比較高,小友看一下那件攻擊性法器如何?”

    在被老者笑瞇瞇的眼睛掃視的時候,張清元只覺得一股涼意從頭灌到腳底,仿佛自己渾身上下一切都被對方看穿了一般。

    沒有任何的秘密!

    “還請前輩多多指點。”

    張清元更加小心翼翼,恭敬地道。

    老者嗯地應了一聲,

    隨后從后臺取出了一把銀色的長劍,擺在臺前。

    劍身修長,通體亮白。

    拔劍出鞘的那一瞬間,隱隱間像是有一道閃電在空中亮起,

    隔著半米的距離,

    張清元都能隱隱間感受到其中散發出的鋒芒寒氣。

    “這劍名為銀影,等階為下品法器,不過其自身的鍛造主要材料為百年寒鐵這一能夠鍛造中品法器的靈材,只不過因為鍛造的是一位新手,導致鍛造的時候品階下跌。

    但其威力,比之任何一柄下品法器都不會遜色,甚至還猶有過之。

    而且,如果能夠經常使用靈元沖刷,洗去主材料百年寒鐵當中的雜質,找到一位妙手煉器師,說不定還能夠將其提升為中階,乃至上階法器。

    論威力,論潛力皆是下品當中的極品。

    當然,

    最重要的是,此劍與云水宗的功法水元決相互契合,靈元運轉通暢,如指臂使。

    而如若能夠將水元決修煉至第四層,更是能夠激發出銀影當中的寒意,于戰斗中絲絲縷縷的寒意自動不斷侵浸入敵人體內,造成對方靈元運轉有所遲滯阻礙。”

    說罷,

    老者笑瞇瞇地望了張清元一眼,似乎別有意味。

    “此劍如果放在修行水元決到了第四層的修士當中,威力甚至能夠超過普通的中品法器,達到中品法器頂階的程度......只可惜,云水宗的水元決是出了名的難修,能夠在靈元境修煉到第四層的,幾乎少之又少、而那些靈元境之上的強者,也都早不用使用下品法器了。

    所以,此劍的價格,價值比一般下品頂級要高,但又比中品法器要低一些,

    價格四十枚靈石。”

    四十枚靈石,

    一般下品法器頂級的價格。

    不便宜,

    但也不太貴。

    毫無疑問,

    張清元心動了。

    尤其是當老者說在水元決四層修士手中,甚至能夠發揮到中品法器頂階的程度,張清元內心就已經確定了就是這一把銀影。

    以下品頂階的價格購買一件在自己手中能夠發揮到中品頂階的法器,

    怎么看都是合算。

    咬咬牙,

    強忍著大出血的痛苦,張清元取出了四十枚靈石,完成了交易。

    心里滴著血從百寶閣的大門走出,

    張清元既是心痛,

    又是歡喜。

    拿到銀影的那一瞬間,他能夠感受得到,手中長劍與自身靈元確實在隱隱呼應。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辽宁快乐12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