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影到南枝 > 正文卷 第七章 少年
    陸竑檳蹲下身,讓安月順利趴在他的后背上,確認扶穩了,他站起身來朝著西邊內宅走去。疏影失了魂魄一般跟著,哪管得上其他人是怎么看他們。

    “方才我看檳小爺好像在護著哪里,是否受傷了?”她想問出有關那晚的消息。

    陸竑檳回答:“習武時不小心傷到了,這是錦衣衛常有之事,今日也是去找大夫取藥,誰知他不在……多謝影姑娘掛心!”他的臉有些泛紅,低下頭去不再說話。

    她覺得他不至于與女人說話會如此羞赧,正懷疑時才發現,因為剛才取飄帶給安月包扎,自己的衣襟有些亂了;往頭上一摸,發髻也有些松了,釵倒鬢斜,不成體統。慌忙走到旁邊整理一番,才定下心來。

    “安月姑娘怎會無緣無故被蛇咬傷?旸山上的蛇以鼠類為食,從來不會主動咬人;除非是人直接站在林子草叢里,無意中踩著了蛇。”

    “或許吧……”她回憶了當時的情景,她們所在的位置并不是草叢,而且安月一直盯著門房的窗戶,許久未動,更不可能踩著什么。

    另外,被咬的為什么不是自己呢?

    陸竑檳又問安月有無接觸過帶腥氣的物品,安月說自己早晨在屋外打水時踩著了野貓叼來屋門口的魚,鞋上也沾了些許污血。

    原來蛇會被血腥氣吸引,這樣安月被蛇咬傷也不奇怪了。

    他把二人送到小院門口,囑咐說:“姑娘應萬事以小心為上!我在此處不便多留,告辭!”

    她謝過陸竑檳,扶著安月慢慢走進去。

    安月一步一階地邁上樓梯,齜牙咧嘴地說:“姑娘,我看檳小爺是個好人,你怎會對他那樣冷淡?方才連個好臉色都沒有!”

    “如果你今天不曾受傷,是不是幾乎忘記有人要對我們不利?”

    “安月不會忘記。可是,姑娘如果一直在侯府里無依無靠,將來也還是會像今天一樣被人欺負的。檳小爺的背很寬闊,讓我覺得很安心。他方才一路上都在傻傻地看著你,之前讓那些丫鬟婆子都別嚼舌根也是為了你,這我都看在眼里。也許他就是個好的依傍呢?”

    她早已把安月的小心思看得一清二楚,知道她只不過是喜歡陸竑檳,嘴上那樣說,其實想為自己和陸竑檳相處找個由頭。

    “你這是昏了頭嗎?眼下我們正處在一個極危險的境地,我無暇顧及他人;若你真的喜歡他,你們之間也是云泥之別,根本不可能有好的結果!”

    安月被她說中要害,于是惱羞成怒,大聲抽泣著埋怨道:“姑娘太自私狹隘了些!當年錦衣衛抄了謝家,姑娘就誓與錦衣衛為敵,這是小人之見!”

    “我何曾說過要與錦衣衛為敵……”

    她看安月執意要鬧,無可奈何,只好自己走到外面冷靜一會。抬頭時,卻見院門口有一個人。

    “你怎么……”

    陸竑檳竟還站在原地,臉上凝滯著苦澀的微笑,靜靜地看著她。想是他把她和安月的話全聽見了。疏影剛才一時糊涂,還未來得及向他說明要報答他出手相助,心里本就已經十分過意不去,這一來又讓他聽見剛才的話,實在不能再等著對方開口了。

    她剛要解釋,他轉身便走。

    望著陸竑檳默默離開的那一刻,疏影覺得自己是這世上最懦弱無用的人。

    她落寞地回到自己房中,梨落上來替她更衣梳頭。“安月姐姐發了好大的火呀!我都不敢惹她……”

    “她喜歡上了一個少年郎。”疏影脫去外衣,這時才想起來自己的飄帶還系在安月的腳踝上。

    “那是好事!哪個少女不懷春?”臨近中午,天又悶熱起來,梨落為她披上一件輕薄的月白色紗衫,里頭主腰的大紅色朦朧地透出來。

    “如果她喜歡的是一個不該喜歡的人呢?”

    “沒有哪份喜歡是長長久久的。譬如這頭油,姑娘今日喜歡桂花味的,明日就可能厭棄了它,喜歡上梔子花的;或者今日涂了,明日不涂,往后就沒味了。”

    疏影豁然開朗,“你是想說,不必糾結于一時,要順其自然?”

    梨落笑著回答:“我笨嘴拙舌的,東拉西扯找不到要害,好半天才能講明白的事情,姑娘只用一句話就說通了!”

    有時候疏影也會走進死胡同,她羨慕梨落的通透。

    *****

    午后,秀芹又來看望她,還帶來了申屠鎮通過三爺陸洋送給她的膝琴。

    她知道一定是申屠鎮對侯府起了疑心,通過送物件的方式代替送信。果然她在隨著琴一道送來的琴譜里找到了一封信。

    信上寫著,他起先看見是陸隨云寄來的信,十分詫異,后見內頁是她親筆所寫之家書,更添疑慮,恐她已經為人所制,便找陸洋確認,得知其女與疏影常有來往,她近日身體也還算康健,才放下心來。他希望她也用此法回信一封,確保無虞。

    另外,申屠鎮在信中說,侯府延請何兼衡在中秋節前來相看懷庸侯宗族子弟,以講學的形式試其學識、品德等,貌似是為侯爺選世子做準備。屆時金陵城各大宗及名士都會前來,他也在其中。他讓她穿男裝來見,否則馬上將她接走。

    疏影看完信哭笑不得。申屠鎮近來竟越發孩子氣了,疑神疑鬼的,總擔心她出了什么事。

    “上回我還笑話姐姐的兄長不寫信來,沒想到這回送來如此貴重的物件,看來他真真是把你放在心口上了!”秀芹很快幫她將琴調好了音,不由地贊嘆,“這琴音色清亮,樣式和顏色又極精致好看,若是我的琴,我都恨不得放在香案上供奉著!”

    “我這張膝琴的來歷,說來也好笑,是用斫我哥哥的那張琴所剩的桐木所制!當時我還很生氣呢,問大娘為什么我只能用他剩下的。大娘說我還小,夠不著大琴上的十三徽。后來才知,雖說出自同一株桐木,上端的木料比下端的還要好些,卻不能再制一張三尺六寸琴,斫琴師不忍棄之,于是便有了這膝琴。”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辽宁快乐12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