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開局一張乾坤圖 > 第一卷 第47章 獵殺
    這種裝置的精神對于軍人來說,意義重大,具有良好的操控性,這種裝置的戰斗力至少是幾倍。

    眼紅地望著蘇木白白的手里那把銀戟,林飛不禁咽了口唾沫。

    林飛一直渴望擁有一柄凌器,但對于林飛現在這個級別,即使是一柄次等的凌器,也是極其奢侈的東西。

    閃過一道銀光,素木白以比剛才大幾倍的沖力撲向無尾猿。

    林非幾個人也圍了過來,六人圍在猿一邊走,一邊找空隙進攻。

    無尾猿那巨大的黑乎乎的身體,籠罩在一片猩紅色的煙霧中,周圍有六個小矮人,在一道冷光中,各種各樣的武器襲擊了它。

    無尾猿那兩只磨得發亮的大手瘋狂地抓著人群,揚起沙子和石頭。

    散落的石頭被它砸得粉碎,破碎的泡沫噴涌而出,刺痛著人們。

    一時間,錘、刀、劍、戟、鏈等各種兵器舞動,生命力激蕩,籠罩了這片空間,殺氣騰騰的天空。

    無尾猿開山劈石式的進攻,沒人敢正面接受,是展開身體的方法,想躲開,逃不掉,也是幾個人一起硬扛。

    獵猿隊的六名成員前所未有地團結在一起,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他們失去了一個人,勝算將不止一分,他們不僅會被趕出場地,而且還會失去生命。

    此外,可能還有另一只類人猿潛伏在角落里,準備襲擊。

    所以,有人在危難中,旁邊的人都在努力救人。

    .林飛神通廣大,對無尾猿的每一個動作,都十分熟悉,即使背對它,也能輕而易舉地知道它的攻擊方向。

    加上天地徐風方展開,身體像枯葉,忽左忽右,很奇怪,是六中最輕松的。

    他手中的長劍閃閃發光,一套八劍,讓流水,竟刺了無尾猿十多下,都是厚厚皮,絲絲血滲出來。

    這一幕,令其他人大跌眼鏡,因為,包括蘇慕白和賈吉在內,都還沒有真正打到猿人,還處在逃脫猿人襲擊的階段。

    林飛的攻擊并沒有對無尾猿造成太大的傷害,但卻讓他感到不安。

    特別是林飛那很奇怪的身體,很滑,昏倒了,無尾猿不禁把林飛當成了最大的威脅。

    。

    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無尾猿暫時離開了其他人,沖向林飛的前方。巨大的爪子里的黑色能量正在迅速聚集。

    林非感到了可怕的力量,他的身影忽隱忽現,轉眼間就轉向了無尾猿的左邊。

    無尾猿也跟著人影轉了一圈,但沒有按照,并改變了林非的方向。

    林飛體內的巨大能量、壓力有點窒息、流動。

    林非暗自抱怨,不知為什么猿猴發瘋后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其他五個人也看到了。

    賈老爺子轉了一圈,轉到無尾猿身后,手中的白鏈一抖,從無尾猿脖子后面飛快地傳來咔嗒咔嗒的聲音。

    無尾猿盡管力氣很大,卻一直是個弱點,那條白鏈子在他脖子上縮成了一團。

    
    轉眼間,抓住猿只追求林飛的機會,手中的武器頓時有了攻擊猿的要害。

    無尾猿立刻感到了一種巨大的威脅,隨著一聲尖厲的吼聲,他的身軀擴大了一倍,鮮紅的煙霧在他周圍旋轉,在水面上聚集起黑色的能量。

    正當吼聲使每個人的耳膜疼痛時,無尾猿拍了拍他的長手,

    張偉得知紫金的錘子被射中了,連用錘子打,都打在了墻的一邊,涌出一股鮮血,慘白。

    殷郊的刀也被擊中,飛出他的手,被深深地插在地上。刀柄還在劇烈地晃動。銀嬌的右手掌在流血。

    張敏見機快了,馬上向一旁飛跑,那只猩猩那巨大的手掌抓得可擦肩而過。

    她以更大的力氣扯掉了肩上的衣服,露出了半邊裸露的**,半邊露出了紅色的護胸,半隱半隱,半掩著,半掩著,由于那股使她頭暈窒息的狂暴力量而腫脹起來。

    在三人被擊退的一瞬間,林非終于找到了進攻的機會,突然出現在無尾猿面前,手中拿著長劍,用鐵鏈把無尾猿的喉嚨緊緊地繞了一圈想刺穿。

    一道銀色的閃光,一束像龍一樣的白光,被一股漩渦的力量包裹著,也利用了這股力量,來到了無尾猿的右腹部。

    他們的時機把握得很好,結果無尾猿被拴在脖子上的鏈子纏住了,動彈不得。

    擊退了張威、殷郊、張敏的進攻。舊的力量用完了,新的力量還沒有產生。

    無尾猿雖然偉大,但他的身體卻很虛弱,有一段時間他無法逃脫。

    鮮血四濺,猿猴的右腹部被蘇木白的銀戟抽了一股血,連腸子也從半邊掉了出來。

    腹為猿身軟之處,而蘇木百的銀戟不如品巧器,威力非凡,對猿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在右腹部被刺傷的同時,林飛的劍也刺穿了類人猿身體表面凝結的黑色能量塊,刺進了它的喉嚨,頓時鮮血一箭而出。

    但林非的原力是凝氣五層,使長劍終究是鐵的。

    如果林飛這時手里拿著一根靈柄,那刺,可能已經把無尾猿的脖子刺了,這就是靈與鐵的區別。

    無尾猿挨了兩拳,把妖魔激怒了,他仰起臉來,發出一聲哀嚎。

    兩個巨大的手掌一把抓住脖子上的鏈子,使勁的,賈吉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像風箏一樣被甩了起來,撞在巖石上,巨大的驚喜之下趕緊松手,連滾了幾下,身體就停了下來。

    但血在無尾猿的胃和脖子右邊的傷口上濺得更厲害了,右邊的腸子長得越來越長,眼看就要拖到地上了。

    這只猿猴不太可能在流血中存活下來,這是一個很大的好消息。

    無尾猿嗚嗚地叫著,鐵鏈隨著風輪起舞,像一輛巨大的戰車一樣撞在人們身上。

    林菲心中一動,叫道:“它在叫同伴,大家快把它解決了。”

    聽到這話,他們都想起山谷里有兩只猿猴。

    只有一個,另一個還沒出現。

    原來,這幾天入谷的李麗弟子,修為兩猿,顯得比較虛弱。

    兩只猿猴在兩天內輕而易舉地解決了數十個入侵的李蓮徒弟,這些入侵的人類青年心里開始感到輕蔑。

    這兩只猿猴,一雄一雌,被單獨留在山谷口,以防止幼崽入侵。

    母猿守護著靈果附近的土地。

    這只雄性無尾猿遇到了林非等五、六個人,一時沒了主意,以為一殺了之,就可以殺掉或趕走幼猿。

    誰知竟遇到了硬板,在這個時候摔斷的人類少年,個個力氣非凡,男妖猿竟被重重地砸中。

    一雄一雌兩只大猿本是心連心的,雄猿一發出叫聲,深谷的母猿立刻感應,大地震動了大山到人們開始奔來的地方。

    巨大的尸體一路跑過山谷,大地回響,植被被破壞,濃煙滾滾。

    整個山谷里到處都是小動物和受驚的小鳥,吵吵鬧鬧的。

    這么大的動靜,林非當然六人也立刻意識到另一只猿來了。

    與此同時,大家也手捧贊美,暗自慶幸這兩只猿猴是分開來守護的。

    如果這兩只猿猴同時相遇,根據我們面前這只猿猴可怕的力量來判斷,六只可能是不夠的。

    如果不是林非那種怪異的身體法則來遏制猿猴,只是害怕到現在,六個人還是不能做那猿猴。

    “來吧,大家,讓我們把這條路弄開。如果我們把這兩只猿猴放在一起,就很難對付了。”

    蘇木白催促道,他一直認為自己是狩獵群的首領。

    現在每個人都知道了這一點,他們立即盡最大努力在趕上他之前把無尾猿殺死。

    .六人加緊了攻擊,劇烈的疼痛,也讓狂躁的猿猴失去了理智。

    原來那撼動山嶺的腳步,也變得錯落有別,蕩出的力氣,也漸漸微弱。

    血從他右腹部和頸部的傷口涌出,像流水一樣。

    紅色的血,灑在這片土地的手上,觸及眼睛的地方,做所有燦爛的紅色暈眩,惡魔不同的恐怖。

    最后,猿猴的身體不太好,一次又一次被眾人反復擊打,巨大的黑乎乎的身體被自己的鮮血染紅了,呼吸也漸漸萎靡下去。

    大地也是一條血流成河,轟鳴聲終于慢慢湮滅,那巨大的紅眼睛的野獸,像崩塌的將軍山,不由甘地沉重的摔了下來。

    它倒在地上的那一刻,終于看見了無尾猿的母親邁著大步,然后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母猿慌忙趕來,卻看到公猿倒在地上死去的情景,大為刺激,像瘋了一樣,突然拼命地沖向六人的現場。

    那巨大的黑體,有兩、三米高,像一輛鋼鐵戰車一樣橫沖直撞。

    甚至對群眾的攻擊都不予理睬,已經徹底陷入了絕望的非理性狀態。

    一只手,他們發現第二個類人猿的力量實際上比第一個類人猿略小。

    但它這種拼命想玩的樣子,也給公眾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它龐大的身軀有著驚人的動量,無論誰面對它,都會有這種動量來呼吸。

    母猿這種無理性的狀態也讓她經常暴露出許多防御缺口,不斷受傷,片刻之后,全是血。

    然而,它并不在意自己身上的傷口,而是想要在一次猛烈的攻擊中把那六個人撕成碎片。

    其中最尷尬的是張偉,他練就的武功都是剛猛一路,比較薄弱。

    當面對猿猴的正面攻擊時,他無法避免,但他的力量遠不如猿猴,

    最后他的紫錘打在母猿胸口后,他也被母猿一掌掃在身上,砰的一聲打在山壁上,連連吐出幾大血。

    然后是陰交。

    他的體力水平和張偉差不多,比林菲略高,但說到體格,兩人都是六人中最差的。

    在圍城中,他的普刀被母猿一把抓住,普刀右手也被猿掌一掃,啪的一聲斷成兩截。

    在他的肘部,森林里白色的斷骨露了出來,他的刀被母猿折斷了。

    林飛的活力水平是所有人中最糟糕的,但天地間顯示出的循風公式,神秘莫測。

    魔猿狂風驟雨式的沖擊,越猛烈,林非反而避重若輕,因為林非尋風莫吉的世界在感受著風和展示。

    賈吉的鏈條是遠距離攻擊,本身處于安全位置。

    另外,他在六人當中,只是在生命力上比蘇木白弱,所以他從來沒有遇到過太多的危險。

    蘇慕白是六中最高的一個,再加上他的身體僅次于林菲,在六中綜合實力是最高的。

    所以他一直在安逸地尋找,試圖去接近無尾猿,試圖去接近圣靈的果實。

    只要這次能成功地得到土精的果實,他就決心立刻隱居起來,直到他闖出一片生機勃勃的天地。

    張敏的活力水平比張薇略好,陰嬌略好,她的身體也比較敏感,像一只敏捷的豹子,那強壯修長的雙腳極好地跳躍著。

    在猿猴的攻擊下左跳右跳,雖然屢遭不幸,十分尷尬,卻一直逃過了母猿的攻擊。

    在圍城中,嘉吉看到母猿反復受傷,鮮血長流,雖然依然顯得精力充沛,進攻的勢頭卻沒有停止的跡象。

    但腳開始顫抖,不像剛來時那樣穩健有力了,很明顯,母猿的精力正在慢慢耗盡。。

    然后賈吉重復這個把戲,繞著母猿的背部,手拉著的鏈子像一個活生生的生物一樣纏繞在母猿的脖子上。

    母猿突然轉過身來,兩只巨大的手掌一起抓著鎖鏈往外拉,嘉吉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拽著自己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向母猿開槍。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辽宁快乐12走势图一定牛